顾婕言

主全职,隶属【烦花工作室】。大部分时间在吃粮偶尔填填词写写脑洞x
那么久没产出还没掉粉真是幸运_(:з」∠)_
张佳乐脑残粉←如果说乐乐实在没有办法嫁给我那至少要让我亲手把乐乐嫁出去!

【双花/周江/叶蓝】日系轻小说战全职!

这么可【mo】爱【xing】的梗当然要好♂好♂玩♂

/双花的场合/

        【你啊,究竟在害怕着什么?】

        【……你是谁?】

        【既然早已觉悟选择与过去诀别,那到底是为什么,要残存一丝不堪的软弱?】

        那个声音,那个声音……原本以为是那重重执念所制造的幻觉,可是为什么,连重剑劈开的血雾都熟悉得让心脏剧烈跳动?

        【我……我只是……】

        【将你心里的杂念,彻底射杀干净吧!】

        那一刻,就连列屏群山飘落树叶的声音都是那么清晰。呐,像是回到了那百花盛放的荒原,而无比熟悉的,一定不仅仅是那种犹如刀影却又轻柔的语气吧?

        【你还真是,与从前一样疯狂啊。】

        【如今需要碎裂执念彻底疯魔的,是你啊!我的话,也许只需要如同你曾经所做的那样陪伴着你吧?】

        【呐……是可以拥有再一次的,与你的并肩战斗吗?】

        啊啊,请原谅我吧。永远无法忘记的过去,那些和你一同战斗的过去,我终究,终究还是想要回到过去啊!

        即使我的一切都已经改变,即使你已经不可能在我身边,我却仍是想,只是想,只是想与你再并肩战斗一次,再让繁花血景重现一次,哪怕从此只有一次,只有最后的这一次也好……如此不甘心,也可以吗?

        【可以的呐。啊啊,真是……没办法。】

        【啊啊,那么……】
         在听到回答的一瞬差点涌出的泪水啊。为什么却没有一丝悲伤呢?轻轻扶正了耳机,脑海里甚至描摹出那个人温柔无奈的神情。果然……平桑,我果然还是那么的……喜欢你啊。

        【来了哟!】

/周江的场合/

        【队长,初次见面,请多指教。】

        在柔和的晨曦里,那只伸出的手,成为了我所依恋的全部的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 我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。很多人认为我没有想要表达的东西,但真相是,即使我极力试图表达,也没有人能够懂得。嘛,怎么能奢望有人懂得呢?于是我只与我的心对话,大概就是这种孤独,让我变得更加不会交流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 原本以为这一生都要以孤独寂寞的姿态挥霍了。可是啊,在七月那嘈杂的蝉鸣和炙热的阳炎之下,我遇见了那个水一样安静的少年。他的笑容就像刹那绽放的雪白的樱花一样美好,甚至让我产生了【占有】的糟糕欲望。

        我第一次那么想要靠近,有一个人让我连灵魂都在颤抖。从来没有那么糟糕过啊,当他读懂我的神情说出我的心声,那种仿若看到全世界的光明的感受,泪水无法控制地凝结的时候。总觉得很可笑呢,从与他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获得快乐的我,似乎已经到了无药可治的地步啊。

        【江…最喜欢了…交往吧,和我!】

        几年来一直藏在心里却不敢说出的话。明明不过是表白心声却不敢出口的我。甚至坦白的勇气都已经缺失了——真是前所未有糟糕啊,这样的自己,让自己都感到厌弃。

        但是,不可以,不可以这样下去啊!不想再对着他的背影默默伤神,不想再看他对每一个人温柔的微笑,哪怕有可能连朋友都不能再做,也想让他知道这份心意啊!

        江……我喜欢的,是你啊——

/叶蓝的场合/

        【嘛,我说,原来是蓝酱么?】

        我啊,最讨厌叶桑了。

       明明是一个站在遥远的巅峰的神,是这样平常的我永远也触及不到的存在,却偏偏带着一张全新的帐号卡,来到全新的区服。拿着一把伞搅得满城风雨,一脸嘲讽能把人气到崩溃,有他在的日子里啊,连天空都是灰沉沉的让人绝望至死。不如说他原本就该是个扰乱一切规则的男人吧?跟他在一起的每一刻都超级不甘心啊,被骗去当【兴欣保姆】的时候尤其是——好了啦,我知道是我自作自受。谁让大神根本无法拒绝呢?

       嘛,但是尽管那么讨厌他,却也有不得不感激的时候。现在想来,大概是是叶桑让我寻回了游戏真正的乐趣吧?该说不愧是神坛的顶点吗,偶然的一句话都能令我深思。甚至是,在追看兴欣的比赛的时候,都会在他的垃圾话里,笑骂着理解得更深刻。

       啊啊……好像,暴露了什么啊?

       确实呢,不知道什么时候起,开始喜欢上这个人了呢。追看他的比赛只是小事,可连梦境都被他搅得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   他说,【荣耀啊,那可是为之而战再十年,也绝不会淡去的初心哦。】

       他说,【嘉世的的确确非常强大呢。可是,最终的冠军,是我们啊!】

       他说,【蓝酱愿意的话,就算是永远永远地做下去……也可以的呐。】

       还真是……喜欢啊。竟然连这种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   的确是像个梦一样缥缈的感情。而且这点烦扰,与他所经历的相比,大概微不足道到尘埃里了吧?

       但是,但是啊,即便喜欢上的是一个不可能的人,也会给人奋斗下去的决心吧?

       叶桑什么的最讨厌了啊。

       嗯……不过,也是最喜欢的哦。

评论(7)
热度(56)

© 顾婕言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