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婕言

主全职,隶属【烦花工作室】。大部分时间在吃粮偶尔填填词写写脑洞x
那么久没产出还没掉粉真是幸运_(:з」∠)_
张佳乐脑残粉←如果说乐乐实在没有办法嫁给我那至少要让我亲手把乐乐嫁出去!

【韩张】屯个脑洞

逛一圈甘肃来的感受。

===

韩文清不是山。
韩文清是西北连绵的丘陵。

黄土沟壑绵延,鳞次栉比呼吸般一层层伸向天边,丘陵与丘陵间刀削斧劈般凌厉的轮廓,干旱的泥土里容不下半块田野。风起,土尘四扬,你仍能从放肆割裂的缝隙窥见太阳的光,那样刺目,那样炽烈,那一束火红穿透雾霾照射在黄土上形成阴影,亦刺痛角膜,令人不得不闭上眼睛。

刚硬。坚毅。壮美。
气势磅礴。

你永远无法击败他。正如你没法击碎大西北辽远的荒漠草原。你可以炸裂一座丘陵,你可以翻越一片沟壑,但丘陵之外是连绵不断的丘陵,沟壑之外是纵横不绝的沟壑。你永远不可能丈量他的终点,而他的意志和灵魂,从来不存在极限。他是永恒。

张新杰才是山。
是冰雪覆顶的雪峰。

在极度干旱少山峰的高原,悄声无息拔地而起,成为唯一。白色的冰雪安安静静,孤绝,而寒冷。

是寒冷。这个人的气质,浸入骨髓的便是清冷。然而又绝不可用纯净或神圣来描述,因之全无拒人于千里的冷冽,仅仅是温度高寒,内里酝酿着熔岩。他屹立,千年万年如是,稳如磐石,累积成冰成雪。遗世而独立。
你可以轻易靠近。你可以攀登上顶峰,感受刺入神经的冰冷,亦能看见最为灿烂的日月之光。但你无法改变他,千年万年,积雪融化又再次覆盖,他是山,屹立无可撼动。他是不朽。

而后冬过,春来。雪峰冰雪融化,汇入山泉。

山泉奔涌而下,由溪汇河,终以势不可挡之姿冲入茫茫西北丘陵。沟壑纵横的黄土间融入了水,这水来自冰雪却温凉。
你可看见丘陵间小小的草叶?荒芜一冬再度生出嫩芽,那是山岭最盛大的温柔。

评论(5)
热度(16)

© 顾婕言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