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婕言

主全职,隶属【烦花工作室】。大部分时间在吃粮偶尔填填词写写脑洞x
那么久没产出还没掉粉真是幸运_(:з」∠)_
张佳乐脑残粉←如果说乐乐实在没有办法嫁给我那至少要让我亲手把乐乐嫁出去!

【伞修】南山南

一开始听到南山南,就觉得和伞修特别合拍。总觉得要为这首歌和那两个人写点什么故事,于是就有了这个没啥逻辑的脑洞。

一直想要跟歌一样安静的感觉……可是文力不够qwq于是滚去找黎晰晰开脑洞还坑了她一篇萌萌的番外x 卧槽黎晰晰一秒逗逼差点改变我整个人的画风!带黎晰 @-密集人群狂躁症- 

萌萌的番外就在结尾w

bgm:南山南 请务必配合bgm食用





    -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

    -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



    “早上好。”

    叶修笑着说。手中的烟已积起长长一截烟灰,他轻轻弹掉,只笑着不再说话。



    -《南山南》。

    -cp伞修



    -他听见有人唱着古老的歌

    -唱着今天还在远方发生的


    -像在她眼睛里看到的孤岛

    -没有悲伤但也没有花朵



    那天的B市没有月亮,也没有星星。只有一点小雨在夜色里停停落落,洗干窗子上薄薄的一层灰。

    那天兴欣客场挑战微草,战队第二日返程,而苏沐橙预备连夜赶回。叶修和她一起,在空荡荡的候机室里并排坐着,他接过她递来的半只耳机。


    苏沐橙一直循环着一首歌。说不出是种什么味道,男声唱得平静,淡淡的叙述像是别人的故事,却又好像有别的情感。

    “这是首什么歌?”叶修问。

    “是首民谣,特别老的歌。”苏沐橙回答,“这歌最火的时候都是十年前了。那时候你忙着打比赛呢,没听过。”

    “十年前的歌?”叶修偏过头去看她,忽然断断续续咿咿呀呀的戏腔充满耳朵,他微微皱了皱眉毛。“你怎么找到的?”

    “经典之所以为经典,你不懂。”苏沐橙说。然后她沉默了一会,再次开口。“在电台偶然听到的。然后我觉得……这首歌,能让我想起哥哥来。”

    叶修不知道该怎么接话,便索性不再接话。他靠在椅背上安静地闭上眼睛,听旋律和缓地向前流动,仍没有多少波澜。


    最后小雨停在窗外,候机室彻底安静下来。歌里叶修听见一个小孩子的声音,在某个空旷的地方唱着平静的童谣。那首童谣被男人的声音放大,后来一遍遍响在吉他和弦里,和别的旋律重合,却没能消散。

    苏沐橙想小睡一会儿。于是叶修一个人循环着这首歌,听低沉的男声,听结尾那首童谣。

    真安静。

    叶修想,要是有机会,可以把这首歌唱给苏沐秋听。


    然而叶修很快就忘记了这件事。

    他们回到上林苑时陈果还没睡下,看见他们直接从电脑前跳起来。“我还以为你们今天回不来呢……等等你怎么也回来了?”陈果一把拽住叶修,“退役以后你就没回来过,我真以为你绝对不会再来兴欣了!”

    “明天清明嘛,他当然要回来看看哥哥。”苏沐橙朝旁边的沙发上一坐,伸个懒腰瘫在靠背上。“说好清明要一起上南山,我们提前赶回来陪你啦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你回来看望苏沐秋吗。”听见“哥哥”两字陈果也是心里一颤,果断决定不在这里久待。“那既然你们回来了,我就安心去睡啦。晚安啊。”

    “诶我也想早点睡……真是累。”苏沐橙说着,摇摇晃晃地站起身。“晚安果果,晚安叶修。”


    “晚安。”叶修把小行李箱递过去,转头进了客房。


    客厅的灯一直亮着。叶修洗了把脸从卫生间出来,顺手就按灭了开关。房子骤然黑下来,于是电脑处的一点光源就特别显眼。

    叶修走过去看,居然是一部新款苹果土豪金——是几年前流行的那种手机。此刻屏幕一闪一闪,有新的电话打了进来。

    虽然看上去是个还算新的款式……但是沐橙和老板娘都没用这个啊?叶修疑惑着拿起来,一看,屏幕上的号码居然是个四位数。

    0529。

    ……看着怎么这么眼熟?

    叶修也没多想,顺手一滑接听。


    【叶修?晚上好啊。】

    这个声音……真是熟悉。


    “……沐秋?”



    -他不再和谁谈论相逢的孤岛

    -因为心里早已荒芜人烟


    -他的心里再装不下一个家

    -做一个只对自己说谎的哑巴



    【是。我苏沐秋。】


    叶修手抖了一下,手机啪一声掉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屏幕没碎真是奇迹。

    然后他默默地蹲下去捡了起来。


    “……你从哪冒出来的?”

    叶修还在默默消化着这个诡异的……事实。十年前死在面前的挚友用一种熟悉得要命的语气和自己通着电话,这简直就是恐怖小说的经典开头。

    但是却……莫名其妙地很安心。


    【从哪冒出来的?你背后啊。】

    “……我操?”

    【我跟了你十年了。你知不知道?】


    叶修当然不知道。


    十年前那辆车飞驰而过。他躺在担架上被抬进医院,一束亮的要死的光晃着他,但他做不出任何反应。他感受不到自己的身体,更没有疼痛或者别的感觉。他听见医生在耳边说着什么,但是没有余力听清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正在慢慢虚弱下去,意识一点点流走。他受不了无菌室的味道,极力想睁开眼睛,却只是徒劳。

    无论他怎样挣扎都没有用处。

    但是不甘心,还有一句话没有告诉叶修。为什么不早一点说出去呢。


    他怎么知道就是这一句话让他不生不死活了十年啊。


    他好像去了一个挺诡异的地方,跟一个挺诡异的人说了一些话,再次睁开眼睛时他在倒下的那条马路上。周围的汽车呼啸而过,他眼睁睁看见一辆车撞向自己,然后——穿过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靠。

    我他妈变鬼了是吗?


    然后苏沐秋看见了叶修。

    那个人穿着一件短袖的T恤走在路上,手里攥着什么东西,脚步匆忙。

    于是苏沐秋朝他跑过去,跑到他面前拦住,伸出手要触碰的一瞬忽然止住,然后轻微地笑起来。

    面前的人看不见他。他直直地走过来,穿过他,脚步没有丝毫停顿。


    他在笑,他还在笑,一边笑一边向他大声地喊着,喊着他的名字,喊他回头看看。但是有用吗?没有吧?他怎能不知道自己完全是透明的,这样笑着喊着是装傻吗?

    有用吗?再怎么声嘶力竭他也不可能看见自己,那么有意义吗?

    苏沐秋在笑,在看不见听不见他的人群里放声大笑。不断有人穿过他的身体向前走,他在空气里透明得支离破碎。他就这样大笑着蹲下去,捂着肚子,蜷在没人认识他的街头。

    那一刻他真正明白,原来自己已经死了。


    【但是我还是能看见你。】

    电话那头,苏沐秋的声音依然染着笑意。


    他是叶修的背后灵。

    他陪着叶修与嘉世签订十年的长约,跟着他主客场往返,看他一杆却邪挑翻联盟三连冠成就王朝。他亲眼见证苏沐橙拿起沐雨橙风的账号卡,让枪炮师和战法成为最佳搭档。他深知叶修是如何被嘉世排挤,所以叶修被逼退役之时他也在身侧,看他扯起一支新队杀回总冠军。

    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,他想。他们从来不缺勇气。

    第十赛季总决赛他在观众席的角落,欣赏叶修最后那场六点五秒的强杀。那人双手颤抖着接过奖杯的一刻他像一个普通观众那样起立鼓掌。幸好鬼是不会流泪的,他对自己吐槽,否则他一定早已声嘶力竭泣不成声。


    “你看见哥拿下世界冠军的英姿了没?”

    【废话,当然看见了。我还跟着你回了你家。】   

    然后坐在窗台上,看这个人在网游里潇洒。


    【所以说我才是你的荣耀之神,这么多年我可是一直贴身保护你啊。】


    叶修点起一根烟,烟雾缭绕着,把别的思绪通通掩盖下去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,”叶修说。“沐秋,谢了。”


    【客气啥。】少年年轻的声音里明明白白写着温暖。



    -他说你任何为人称道的美丽

    -不及他第一次遇见你

    -时光苟延残喘无可奈何



    第二天他们清晨出发,打车去了南山。
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叶修,你拿着的是谁的手机?”

    从早晨开始,叶修手里就拿着这部手机。叶修十年来从来没有使用过手机这种东西,而且是这样一部怀旧款土豪金,苏沐橙现在的好奇和疑惑多的快要溢出来。听到沐橙的疑问叶修忽然笑开,把手机的通话记录打开递到沐橙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个,”叶修指指屏幕上只有四位的电话号码,“是沐秋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?”苏沐橙的眼神一瞬间变得震惊。她直接从叶修手里拿过那部手机,盯着那四个数字,咬着牙沉默半晌滑下了绿色通话键。

    “嘟——”电话响起一声便被苏沐橙自己挂断。

    “我等他来找我。”苏沐橙这样说,把手机递回叶修手里。


    于是今天他们没有挑选任何花束。苏沐橙还沉浸在哥哥可能存在的震动里,走过公墓的长长阶梯一直缄默无声。最后两个人站在苏沐秋的墓碑前,叶修转头四处看了看,猜测着苏沐秋在哪个地方。

    其实想想看,大半夜的接到鬼来电还是蛮恐怖的,尤其这个鬼还是跟了他十年的背后灵。还好苏沐秋貌似不会附身,要不然他真得怀疑苏沐秋是不是替他上过场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叶修就开始笑。

    “早上好啊沐秋。”他笑着说。


    忽然苏沐橙的手机响了。手忙脚乱地拿出来,一看,四个数字的号码像箭一样戳进心里。

    于是她急匆匆地走到远远的地方,坐在台阶上接起来。她说了什么叶修一句也没能听见,只看见明明已经足够坚强的姑娘还是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苏沐橙的电话打了很久,于是叶修坐在苏沐秋的墓碑旁边一根根抽着烟。隔了一个电话也好,这毕竟是十年来的重见,他们有太多的话要说。


    最后红着眼眶的姑娘走了回来。“回家吧,”她的声音还有些哽咽,脸上却是笑着的。“果果还在等我们。”


    兴欣全队当天早晨就回了H市。毕竟失联半年有余的叶修回归,这帮曾经的队友一个个摩拳擦掌不想放过难得的机会,陈果干脆在外订了包厢,任凭这群人关起门来折腾叶修。叶修也不负众望,被拽着东问西问也没脾气,只是开着群嘲技能跟方锐对喷垃圾话,最后靠着一杯啤酒直接歇菜。

    那晚上几个人闹闹腾腾把叶修弄回上林苑。叶修在梦里昏沉,恍惚间似乎看见了苏沐秋。在十年前那间老旧的出租屋里,那家伙坐在吊着的日光灯管上一本正经对他说晚上好我回来了。

    然后吊灯一晃,苏沐秋整个人摔下来,一屁股坐在叶修肚子上。


    叶修就这么被砸醒了。



    -如果所有土地连在一起

    -走上一生只为去拥抱你

    -喝醉了他的梦,晚安



    叶修回到B市的那天,在从机场到叶家的路上,忽然暴雨倾盆。


    大抵是清明节的小雨下得太过慢热,老天爷准备玩点刺激的。尚是傍晚天就已经暗沉,硕大的雨点把道旁的树都砸得摇晃,大风呼啸刺着玻璃——叶修坐在出租车里,整个人从骨头里开始冷。

    ……一定是下飞机的方式不对。


    关键叶修身上没有伞,于是他只能顶着一片哗啦啦冲进家门。保姆早就在门口候着这位叶家大少爷,看他一身水淋淋着实心疼,去厨房给他熬上了姜汤。


    晚饭时叶父叶母问到此去的情形,叶修伸手到外套里握紧那部苹果,笑着答很好。之后一如往常般相顾无言,叶修索性早早进了房间,刷卡进了荣耀。

    窗外的大雨早已浇透了帝都,却仍嫌不够,雨声愈演愈烈,甚至盖过耳机里战斗的音效。一记厉雷炸响在耳边,叶修终于无奈摘下耳机,伸手去把电源拔掉。


    灯光乍灭,这才发现偏远的大宅外没有霓虹。窗外只有黑夜,路灯,雨和闪电,却没有哪怕一盏多余的彩灯。

    忽然手机在静谧的空气里响起来。


    叶修找出那部苹果,滑下接听。他坐在单人床的角落,靠着墙边。没有风吹进来,窗帘安静地拉开,而雨水狠狠砸在窗子上变成水帘,连带着路灯的光芒也模糊不清。

    苏沐秋没有说话。电话那头没有呼吸,只有干干净净的雨声。


    “鬼来电来得真是及时。”

    叶修首先开了口,说不清那语气是什么意味。


    【怎么说?】苏沐秋问。


    “哎。十年前吧,就你挂掉的那年。那天在殡仪馆,下着比这还大的雨。什么都看不清。”


    苏沐秋又没了声音。叶修不太确定这个电话的意义,因为据苏沐秋说,他死后成鬼是因为心有执念,而这部电话是了结执念的方式。所以每一次接起他的电话,叶修都觉得像是终结。


    持续的安宁。


    叶修在这点沉默里想了很多东西,有一些话在脑海里翻腾,最后翻腾出了一首歌的名字。拿过枕边的平板开了机,叶修搜索出歌词,他觉得也许现在可以唱给苏沐秋听。


    “沐秋,你听没听过南山南?”

    【嗯?】苏沐秋用鼻音表示疑惑。

    “沐橙说,这首歌像你。”叶修说着笑了笑,眉眼逐渐变得柔和,柔和掉嘲讽和坚韧和一切那一类的东西。“我随便唱唱,你听着啊。”


    “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,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。”

    叶修小小声地唱起来,眼睛盯着平板上的歌词,表情认真。

    第一句的高音就有些走调,不过好在偏得不远。他知道会有个透明的人坐在窗台上,隔得远远听着他唱,听声音从他口里唱出来,从听筒钻出来,回荡在房间里,空空荡荡,很温柔又很随意。

    叶修的嘴角噙着笑意


    “他说你任何为人称道的美丽,不及他第一次遇见你。时光苟延残喘,无可奈何。”

    是谁荒芜了心里的孤岛,缄默不语自我欺骗以为剩下的不仅仅独行。是谁当年过于明艳,光芒耀眼乃至沉寂之后仍不能忘却。

    现在他唱着这首歌,久远得可以追溯到十年之前。十年之前他们尚且并肩,不似如今,一个人在城市的暴雨里,另一个人好像在他身边,根却深深扎在南山湿润的土壤。

    如果所有土地连在一起,让他还能拥抱记忆中的人,他想一生也许并没有什么可贵。他想苏沐秋能以这种方式存在是不是意味着两个世界的重合,是不是两个世界重合,这个人还能荣光加身,成为另一个无冕的神。


    “南山南,北秋悲……北方有谷堆。”

    叶修的声音开始哽咽。他把头仰起靠在冰凉的墙上,没试图阻止慢慢湿润的眼眶。

    “南风喃,北海北。”

    “南山有墓碑。”


    听见了吗,叶修问。

    很好听。苏沐秋说。

    透明的人坐在窗台上,举着透明的手机,满眼温柔笑意。

    鬼是不会流泪的,但心脏的位置,有时候会疼上一疼。

    【真的很好听。】苏沐秋说,【你再唱一遍,我认真听听。】


    于是叶修又开始唱。南山南北秋悲,他记忆里懵懂的童音和柔和的男声,一遍遍在脑海里响起。被别的什么旋律覆盖,却没能消散。

    最后眼睛里的雾气凝成了水。


    “我说沐秋,你看哥都唱哭了多敬业,有没有点表示啊你。”

    【你要什么表示,我看着给。】

    于是叶修笑了。他看着雪白的天花板,几不可察地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苏沐秋,你实话实说。你喜欢我不。”


    于是苏沐秋也笑了。笑声从听筒里传过来,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【喜欢啊。】这句话由苏沐秋说出来特别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【不能更喜欢。】



    -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

    -我要忘了你的眼睛

    -大梦初醒荒唐了这一生



    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苏沐秋都没出现。

    偶尔回拨通话记录里简短的数字,除了“空号”没有任何别的回应。雨又下了几场,太阳又几次晒进窗帘,某个人像是彻底蒸发般毫无音讯,于是叶修恶毒地猜想,不会因为玩脱了被阎王逮回去又灭了一次吧?

    ……不过随后出了一身冷汗的也是叶修自己。


    其实他原本就不该有苏沐秋的音讯的——那个人死了已经十年,清明前那个电话纯属意外,是苏沐秋的执念给了他再听听他声音的机会。能得知苏沐秋十年来未曾离去已经够本,听见他亲口承认喜欢更是大赚,手里还握着个纪念品,人毕竟要知足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重点是这纪念品被虐了几天电量却没有减少。无聊的时候叶修点开几百年前就已经下架的那个俄罗斯方块,上面的最高分也不知道是谁的记录。三位数,算算还是沐橙的生日啊。


    于是他这样安安静静度过了整个四月,紧接着耗光了大半个五月。兴欣来义斩主场比赛那天叶修还去观了战,干净利落全取十分,去年的冠军队今年成长的很稳。


    赛后叶修找到了苏沐橙。谈及一个月以来沐橙和队里的近况,又谈及苏沐秋,沐橙说连她也没有哥哥的半句消息。


    靠,这货不会真把阎王得罪了吧?


    忽然某一天上线,常年没什么动静的腾讯滴滴哒哒炸成烟花。叶修点开列表一扫,职业圈那些没良心的坑货们居然纷纷戳了他一句生日快乐。问地址组团要寄东西的也有,拖家带口来秀的也有,群里也是热闹作一团。

    ……今天是生日啊。

    懒得一一回复,叶修草率地朝群里丢了一句谢谢大家。几分钟以后保姆果然来敲他的门,叶家兄弟的生日宴终归是要办的。


    正午叶修穿着正装随同家人去了宴会。这还是他有生之年第二次穿正装,而第一次是在世邀赛的开幕式上。


    席间自然有各色推杯换盏,不过好在叶秋从来是不沾酒的,作为双子叶修推拒起来也并不艰难。只是晚上还有酒会,一直呆在会所里太过无聊,于是叶修随意找了个借口溜出去透气。

    沿着B市的马路慢慢踱步,其实自己也不清楚将要去到哪里。忽然陌生的铃声在自己口袋里响起来,叶修一摸,居然摸到那个苹果手机。

    明明出门时根本没带上这个。该说他家苏沐秋就是神通广大吗?


    【叶修大大穿上西装连我都认不出来了啊。】

    ……之前是没有看过吗?

    【那啥最近我滚回地下去跟阎王干架了,长弧一个多月不是故意的啊。】

    你终于想起我来了啊这位姓苏的鬼。

    【不过好歹是赶上了。生日快乐,礼物要注意签收哦。】

    居然还有礼物?是啥?地府一日游观光门票?


    叶修一路腹诽着,脚步却没有停。

    【喂喂…你跑太快、追不上你了啊。】

    电话对面的人似乎是在奔跑,重重的喘息声扰乱了话语的节奏。

    “沐秋?”叶修试探性地提问。苏沐秋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…是什么地方不对?


    【喂我说,追起来好累…你停下来麻利的!】苏沐秋似乎站住了脚步,站在原地依然喘着气。

    “……苏沐秋你到底在干什么?”叶修站住了脚步,微微提高声音朝对面喊过去。他隐约有了什么预感,这预感让他的心脏一瞬间被攥紧,牢牢攥紧,难以呼吸。

    【靠我该怎么解释…老叶你倒是回个头啊!】


    好意思问我你他妈回头看一眼啊!



    -南山南,北秋悲

    -南山有谷堆



    叶修,苏沐秋在电话里说,你回头看看啊。


    叶修的背影僵了一下。苏沐秋的声音太大了,从听筒里钻出来刺进他耳里像真的一样。什么预感在心里酝酿成了风暴,下一秒就要凝结成水,噼里啪啦砸下来把理智统统洗掉。


    那边苏沐秋还在喊。也许是手机离得太近了,那一声声敲进心坎里,近得像是有人在身后对着他说话。

    亏我一完事儿就跑过来找你,走这么快干啥?上南山啊?

    老叶,叶修。

    你回头看眼会死啊……


    叶修的手有点颤。他结束了手机的通话,缓缓转过身去。


    大中午的阳光有点刺眼,特灿烂地晃在那里,像要把人眼彻底晃瞎一样。叶修眯起眼看得清晰,阳光底下有个人,已经被淋成了金色的。

    不是透明的。有呼吸有实体,眼睛里闪闪的有什么液体积在里面。

    被记忆描摹了千万遍的人。举着手机,活生生地站在那里。



    -南风喃,北海北

    -北海有墓碑



    “我回来了。”


    Fin


    修:老实交代啊,你最后是怎么回来的?

    伞:……你那天不是给我唱南山南吗。

    修:是啊。怎么了。

    伞:然后我就…咳,把通话录音放着死命摇着阎王的领子吼,我媳妇都唱哭了你还不让我回去良心呢?

    修:……然后呢?

    伞:他嫌烦把我踹回来了。就这样。

    修:……


    伞哥,你好样的。【手动再见

=== ===

然而事情并不是这样。

欲知详情,请看狗血与bug齐飞的↓↓↓

言:为保证画风和谐,请关闭bgm【笑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苏沐秋的地府修炼手册 by @-密集人群狂躁症- 


00


古有孙悟空一怒冲冠大闹天庭之上,今有苏沐秋甘为红颜勇闯地府神关。


01


地府,阎王殿,大堂之上。


“老大!”一只小鬼急匆匆地跑进来,进殿的时候被门槛绊了一下,啪叽趴在地上,“兄弟们受欺负了!”


长着一张国字脸的老阎王正带着老花镜,眯缝着眼阅览着生死薄,头都没抬,“又不是第一次了,忍忍过去了。”


“……老大你…”


跟错了老大,早知道当时就跟弥勒佛化缘去了。


小鬼跪在地上抹着眼泪想。


02


一只穿着卒服的光头小鬼被倒挂在菩提树上,双手被绑住,肚皮被狗尾巴草挠了又挠,身子扭来扭去。


“哈哈哈哈别挠哈哈哈哈哈你个哈哈哈哈窝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”


孟婆从奈何桥那边探出身子看了看,又缩回去。


扭得太视觉污染了。


“小子,告诉我你谁。”苏沐秋蹲在树下,拽着小鬼的尖耳朵,“不然你就等着笑死吧。”


03


“这么说这里就是阴曹地府了?”苏沐秋托着下巴一脸的不相信,“你确定没骗我。”


光头小鬼一听头摇得跟波浪似的,忙说“不敢不敢,苏老太太你…”


“什么?”


“……苏老大爷您放心,绝对不敢!”


04


苏老大爷是地府的小鬼对苏沐秋的敬称。


自从苏沐秋在地府住下后,在一众小鬼里很快树立了威信,毕竟比两个小鬼差摞起来都高的苏沐秋怎么看都是个伟岸的巨人。


至于为什么他没有被送去轮回,那是有原因的。


“地府多好玩啊,虽然没叶修没荣耀,但是还有一堆小鬼头用来玩耍啊,你说是不是啊光头。”苏沐秋戳了戳又被吊起来的光头小鬼,心情愉悦地说。


是个鬼啊信不信哭给你看。一众小鬼敢怒不敢言。


“苏沐秋那个小混蛋他把汤喝下去又吐出来了!说太难喝了不喝!任性!”孟婆趴在奈何桥头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。


我熬一碗色香味俱全的汤我容易吗我。孟婆咬着小手帕一脸不甘。


于是小鬼和孟婆跑到了老阎王那里告状。


05


“老大!你看看我都被折磨得瘦了一圈了!”光头小鬼扯了扯身上明显大了一圈的职业装。


孟婆挤过来,捧着一个满是药渣的碗,边哭边嚎。


“老大你评评理啊!苏沐秋那小子要我每天熬制一款新口味的孟婆汤,不然他就拆了我的桥!你也知道咱们地府材料不宽裕,他这不是难为人么他呜呜呜呜…”


老阎王板着脸,狠狠一拍桌。


“这还有没有冥法了!”


“就让老夫来会会他!”


06


苏沐秋在菩提树最粗的枝干上躺下,嘴里叼着根不知从哪里摸来的狗尾巴草,哼着小曲望着天。


地府的天空是灰蒙蒙的一片,没有白天,也没有黑夜,只有有时候会有几道闪电划过,然后又很快恢复平静。


有点无聊啊。苏沐秋想。这几年都在调戏鬼差和孟婆的过程中过去了。


今个那帮小鬼都出差去了,孟婆也不知道藏哪磨药,谛听那神兽倒是在窝里睡得滋润也不知道又胖了多少斤。


不如…


不如去找老阎王唠嗑吧。


苏沐秋做好打算,刚打算纵身一跃,就听见远远地传来一声呼唤。


“大圣~请留步。”


苏沐秋一听乐了,合着这老阎王自个来了。


07


“老阎啊,你干嘛管我叫大圣?”苏沐秋蹲在树干上,笑嘻嘻地问。


老阎王穿着一身黑袍,神神叨叨的,“千年前,也有这么一个闹得我地府不太安生的主,我就他大圣。”


“嘿嘿,别客气,叫我苏爷就行,话说你几千年前就这么老了?”


老阎王高深莫测地一笑,国字脸都皱了一下。


“小苏同志啊,咱哥俩唠唠嗑呗。”


“……叫苏爷。”


08


老阎王扶着脆弱的老腰,颤颤巍巍地爬上高大的梧桐树,一屁股坐在苏沐秋旁边,老哥俩就这样并排坐着,看着天边的电闪雷鸣,拉扯着是是非非。


“小苏啊,你来咱们地府也有十年了吧,有没有想过点什么?”


“有啊,想我的家人。”


“你的家人?”


“对,我有个妹妹,还有个媳妇。”


“我看你年纪轻轻的还有媳妇?”


“那是,我媳妇可牛逼了,打得一手好荣耀,那叫个厉害啊。”


“这么厉害,他是不是对你很凶,凡间有个说法叫什么母老虎?”


“没有的事!我媳妇又软又白,可好养活了!而且口齿伶俐,嘴炮可能侃了!”


“噫!我怎么那么相信你。”


“我告诉你,他真的特别好!虽然我们俩经常打嘴架,但是感情没话说!有一次…”


09


直到退休的年龄,老阎王还记得那个画面。


苏沐秋的侧脸在阴沉沉的背景下显得特别柔和,嘴角挂着笑,想是想到了有趣的事情,说个不停。


他说,我有个媳妇,荣耀玩得特别好,荣耀是个游戏,可好玩了。


他说,我妹妹跟我媳妇关系可好了,我们要有以后肯定家庭和睦。


他说,我媳妇吐槽我起了个名字叫秋木苏的时候表情可拽了,拽得我心肝一抽一抽的。


他说,我媳妇看见别人抽烟心痒,但他未成年我就不让他碰,馋得他哈哈哈哈。


他说,我媳妇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,每次都把我骂得狗血淋头,还每次都帮我打野图。


他说,也不知道他们过得怎么样了,老想了。


老阎王一本正经地说,看得出你是个妻奴。


10

我不是去招降的么,怎么变成听他回忆恋爱史了?


后来老阎王一直没转过来这个弯。


11


自从掏心窝子的唠嗑之后,苏沐秋来往于阎王殿更频繁了,时不时地去跟老阎王喝喝闲茶扯扯家常,业务繁忙的时候还帮判官跑跑腿。


一来二去,也就赚了个口头上的一官半职。


12


一天, 老阎王屁颠屁颠地来找苏沐秋。


“老苏老苏!来来来,我告诉你个好消息!”


那时候苏沐秋正在地藏菩萨座下打工,给神兽谛听刷毛,满手泡沫,在身上蹭了蹭问:“啥事能把你整这么高兴?”


“还不是为了你啊你个小没良心的!”老阎王仗着身高优势,一巴掌呼在苏沐秋头上,长长的袖子顺势拍在苏沐秋脸上。


“……卧槽打人不打脸啊。”


13


老阎王说,今个新一任玉皇大帝上任,特批大赦天下,地府容许一短命鬼回地上续阳寿。


我寻思着咱这地下也就你大好年华就和家人天人两隔,大家伙商量了一下,虽说你调皮捣蛋一门精,但终究还是凡人心,就想着把你送上去。


咋地,中不中?


老阎王挤眉弄眼,笑得贼贱。


14


中,当然中。


内心里感谢了那个素未谋面的新大帝八百遍后,苏沐秋美滋滋地装着地府的特产准备往阳间赶。


黑无常驾着五彩祥云来接他的时候,苏沐秋正和所有小鬼头临别践行。


光头小鬼顶着个锃光瓦亮的脑门扯着苏沐秋的袖子。


“苏老大,你这一走啥时候回来啊呜呜呜…”


苏沐秋在光滑的脑袋上揉了一把,“光头你乖啊,下次来的时候让你看看你嫂子昂。”


孟婆起个大早梳了个长长的麻花辫,端着个碗跑过来,里面有什么黑不溜秋的东西冒着泡。


“这是我特意给你们熬的汤,给你媳妇喝了之后保证一年能生仨!”


苏沐秋望着翻滚的汤药,缩着脖子抖了抖。


“算、算了,他这辈子是生不出来了。”


说完拉着黑无常就往外窜,生怕孟婆把碗塞给他。


“嘁,别人想要我还不稀罕给呢,爱要不要!”


15


“老黑你开慢点!这么快我怎么给窝媳妇打电话啊!”苏沐秋死死地抓着黑无常的官袍,生怕从五彩祥云上掉下来又摔回地府去。


站在时速堪比布加迪的云彩上,黑无常差点被勒得再死一回,“还不是你说今天你媳妇生日赶着回…咳咳咳…喘…喘不过来……”


16


一落地,苏沐秋就撒丫子往叶家跑,边喘还边打电话。


“喂喂…你跑太快、追不上你了啊。”


-沐秋?


“喂我说,追起来好累…你停下来麻利的!”苏沐秋一路狂奔累得不行,粗着脖子喘气。


妈的,几年不用这身体的体能怎么这么差啊卧槽。


-……苏沐秋你到底在干什么?


看着不远处挺拔的身影,倔强得不肯回头,苏沐秋有点着急。


“靠我该怎么解释…老叶你倒是回个头啊!”


“好意思问我你他妈回头看一眼啊!”


17


“你回头看看啊。”苏沐秋这么说。


他看见对方西装下身体僵了一下,不住地微微颤抖。


“亏我一完事儿就跑过来找你,走这么快干啥?上南山啊?”


“老叶,叶修。”


“你回头看眼会死啊……”


那人挂了电话,做了个僵硬的向后转。


一个转身,好像有一个世纪那么长。


苏沐秋看着对面思念的人,心里有说不出的情绪,对方眼里亮晶晶的泪刺痛着许久未跳动的心脏,心疼地好想把他揉进骨子里,诉说这几年来的想念,然后再也不分开。


不过,不要紧。


“我回来了。”


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在一起。


18


苏沐秋重新做人后的某一天,地府的各位都收到了一封白无常捎回来的信。


信封上什么都没有,但他们知道是谁寄来的。


神兽谛听叼着信封开口朝下,笨重地扭着身子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,一张照片飘了出来,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搂着俩个男人,笑得灿烂。


吃力地把相片翻过去,谛听眨巴着眼睛辨认背面的字。


安好,勿念。


评论(13)
热度(49)

© 顾婕言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