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婕言

主全职,隶属【烦花工作室】。大部分时间在吃粮偶尔填填词写写脑洞x
那么久没产出还没掉粉真是幸运_(:з」∠)_
张佳乐脑残粉←如果说乐乐实在没有办法嫁给我那至少要让我亲手把乐乐嫁出去!

首页太空看着不爽。

正文不知道多少年以后才能放出来。这一篇姑且算作前传。
一切故事还没有发生的最开始的时候。

背景大概是十年文革之前。

=== ===

1958年夏。北京。

本田菊第一次见到王耀的时候,王耀还是个念着高中预备考大学的少年。

他的父母都是在日军投降撤退的时候被遗忘在东北的军医护士,所以本田菊自小就过着随父母四处流浪漂泊的日子。从东北一路逃亡到了北京,他们得以隐姓埋名苟延残喘。

但是安稳的日子从来不可能长久。
今春,他们来自日本的消息暴露。身份很快被查明,城里的军警逮捕了这一家人。父母坚称本田菊是多年前他们收养的孤儿——无论如何孩子是无辜的。两个人一次次信誓旦旦的保证本田菊中国人,而在审讯的时候他也的确使用着汉语,所以在一个多月前,他被释放了。

那之后他亲眼看到过父母被游街示众的画面。沉重的铁牌子上刻着日本鬼子四个大字,走到哪里都有许许多多看热闹的人,那些人把鸡蛋菜叶子砸到他们身上甚至朝他们吐口水。而走在他们身边的军官并不阻止,甚至有些还用皮带抽打他们。

本田菊觉得看着身边群情激愤的人,觉得很是愤怒。母亲经常对他说,不要去恨中国人。日本士兵被中国人侮辱,比起日本军队在中国烧杀抢掠的行为来说,已经算是付出了很小的代价。可是本田菊不明白,他的父母仅仅是医生,没有杀过一个中国人,甚至还帮中国人治病。他们是那么善良的人,可是为什么明明是善良的人,却受到这么不公平的对待。

“北京居然还有日本人,真是晦气。”
“赶明儿直接枪毙了最好。”

本田菊不太懂枪毙的意思,但是在他的字典里枪代表的就是死亡。

“瞧您说的。当是杀个人容易得很了?哪国人都是人,主席可是说过,人人都是平等的。您这说法,要您是走资派,明儿国家也能把你给毙了?”
那声音清清润润的,甚至带着点笑音。

身边那个高个子的中年人一下子就锁起了眉头。“你是那个洋人家的小子?”

本田菊回过头去,看到一个身形单薄的少年。一身大红的长衫上没有半分修饰,然而他站在那里,就像热烈的烧透半边天的红霞。

“我叫王耀。”

他微微的笑,淡化了艳丽的背景,只剩下眼睛里星星一样的笑意。那双眼睛轻轻望着这边,像在看着那个男人,更像是看着本田菊。

“小同志,你爸爸妈妈在哪里?”

王耀早就注意到了这个孩子。他一个人站在这里,没有人在身边,却有着跟同龄人不同的冷静。

本田菊回神,看见王耀站在他面前弯下腰来,而高个子的男人不知何时已经走了。他想了想,抬起手指向游街的队伍离开的方向。

王耀的眼神一瞬间变得幽深。“妈妈是那个女军官吗?”

用眼神制止了想开口的本田菊,王耀牵起他的手走开,走到空无一人的街巷上。本田菊回头望望人群,他已经看不到自己的父母存在过的任何痕迹。

“你是个日本孩子吧?”王耀用非常笃定的语气轻声问。本田菊点头,事实上在这时候他也只能点头。他有一种直觉,面前的这个少年已经什么都知道了。

王耀叹了口气。“我是来接弟弟回家的。”

“我们家很远,在重庆那边。条件也不是很好,但是一家子都是很好心的人。家里没有长辈,我是最大的哥哥,而我有一个六岁的弟弟和一个四岁的妹妹。”

本田菊有些困惑的看着王耀,他不明白为什么他要忽然说这些。然而下一秒,震惊兴奋难以置信的心情让他猛然瞪大了眼睛。

“如果你没有地方可以去,那要不要当我的弟弟,要不要跟我回家?”

回家。回家。
他的那个家已经散去了。而面前的少年,他不知道他能不能给自己那个叫家的东西。

然而他没来由的信任他。

“我叫本田菊。”这是今天他说的第一句话。

拉着王耀的手,握的很紧很紧,就像一松手就会失去。

评论(5)
热度(2)

© 顾婕言 | Powered by LOFTER